【美麗日報2020年04月03日訊】我是一個自由職業者,開過飯店,開過酒吧,在經營過程中結交了一些各路朋友,也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習慣,甚至是惡習。早在2014年,我迷上了賭博,結識了一些賭友,不分日夜地賭。為了不睡覺提精神,我開始吸毒麻醉自己,整日在醉生夢死中混日子。

2015年3月初,我開始感覺身體不舒服,經常發高燒。當初並沒有在意,也沒去醫院治療,就自己到藥店買了一些退燒藥吃。結果一個星期也沒退燒,半個月後不得不每天到醫院輸液、吃藥,仍無好轉,並有加重的趨勢,連續39度高燒不退。3月24日去醫院檢查,醫生讓我驗血。驗血結果出來後,醫生讓我去傳染病醫院醫治。我有些緊張,便問醫生我得的是什麼病,醫生說到專科醫院去確診。

我不敢怠慢,當天下午就到了傳染病醫院,確診是「艾滋病」,當天晚上就被安排住進了重症病房。

那時病情已經非常嚴重,肺部已經長滿了水泡,高燒不退,胸口像有巨石壓住一樣,呼吸非常困難,進氣少,出氣多,醫生給我上了呼吸機。那時我的肺部只有20%呼吸功能,用了很多藥都不見好轉,我處於半迷糊狀態。主治醫生連續發了三次病危通知書。

一天下午,我的一位少年時代的好友來看望我。他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就在我耳邊叮囑,讓我默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把一個很精緻的、長方形卡片式的護身符用膠布綁在我的手掌心裡。數小時之後,我的迷糊狀態似乎有些好轉,家人便告訴我是我的少年時的朋友某某來看望我了,指著我的手告訴我他給了我一張護身符,並一再叮囑我要誠心敬意的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回憶起少年時這位朋友對我的許多好處,於是我就默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學唸了幾遍後我能睡些覺了,初嚐到唸「法輪大法好」的甜頭。第三天晚上我就虔誠的唸出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夜就睡的很好。

2019年5月12日,香港法輪功學員舉行集會遊行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遊行隊伍途經尖沙咀廣東道,大批遊客和市民夾道觀看。(李逸/大紀元)

夜裡做了一個奇怪的夢:不少穿著一身白衣服的人圍著我,認真的在我身上輕輕的按摩,我覺的很舒服,舒服的我都想笑。不知過了多久,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就從夢中醒來。這時我感覺自己能呼吸了,頭腦明顯清楚多了。早上,醫生來查房,看到我的狀態特別奇怪,疑惑的問我:「今天精神怎麼這麼好?誰給你吃什麼藥了?」我眨眨眼睛回答:「沒有什麼人給我藥吃,吃的都是你開的藥。」

就這樣我的病情一天天好轉。我的那位少年朋友又來看過我一次。這次他跟我說:那是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父在另外空間把你的病灶給除掉了。我很感激他,把我的疑惑都和他說了。他都一一給我解答,並說了為何唸「九字真言」會這麼神奇、超常,還講了兩個不治之症的患者誠心敬意的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很快恢復健康的故事,一再囑咐我照此去做。

我當然會認真的去做啦!不到一個星期,醫生就把我從重症監護房轉到重症室大通房,呼吸機也換成鼻塞呼吸了,再後來連鼻塞呼吸都不用了。一位護士對我說,「和你的病情差不多的、前後進重症病房的一共六個患者,其中五個人都相繼離開人世了,就你命大,治好了!」

五天之後,我又從重症室大通房轉到普通病房。負責普通病房的醫生都感到特別的驚奇,說像我這種肺部起滿了水泡,堵滿了肺氣管,用X光照整個肺全白的重症患者,十個有十個走不出醫院。

其他的病友說我命大,遇到神仙了。我說,「是的,我真的是遇到神仙了!」

那時我就是每天誠心敬意的唸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可虔誠了。

在普通病房治療了一個星期我就出院了。在此期間,我也給一個同病房的青年男子講了我誠心敬意唸的九字真言這件事情,並把我的護身符給了他。他也照我說的做了。那個青年不久也治癒出院了,直到現在,他的身體一切都正常。

從我發病到現在已經五年過去了,我的身體一直都很好。

今年2月中旬,我遇見了那位少年時的好朋友,我說,「我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好。」他說:「你可不要這樣說,要感謝的是法輪大法的師父李洪志大師!我們都受李洪志師父的慈悲保護。師父慈悲無限啊!」

我問他現在在忙什麼,他思考了片刻,認真的對我說:你看看現在中共把武漢肺炎病毒搞的到處肆虐,我們這座城市不也被封了,路被堵了,小區與小區之間都不能走動,出門要登記、戴口罩、量體溫什麼的,人心惶惶。我現在的任務就是去救人,去告訴大家法輪大法真相,讓有緣的人誠心敬意的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

我問,「我能為你做什麼嗎?」他欣喜的說,「你也可以講啊,用你當年怎麼樣誠心敬意的唸九字真言把不治之症唸好了的事實講給人聽啊。現身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有多好啊!」

以上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故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與分享。

——轉載自明慧網,略有加工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