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18日訊】2012年至2013年間,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曾對39個國家進行調查,揭示美國人在多個領域享有的自由比其它國家更優越;其中,在信仰自由方面,美國更遠遠超越了其它國家,包括最富有的盟國。

信仰自由實為美國的一項立國之基,然而,隨著當代美國在思想和社會生活領域被社會主義嚴重滲透,美國人是否有可能失卻這項「天賦人權」?過去幾十年中,這是美國保守派人士時常會擔憂的問題。

皮尤報告中說,比起貧窮國家,富裕國家的民眾認為宗教信仰在生命中佔重要地位的比率更小,但美國人卻比同等經濟發達國家的民眾更加重視信仰。據這項民調,超半數(54%)美國人認為,信仰在自己的生命中非常重要,遠遠超過繼美國之後最富有的三個經濟體,即加拿大(24%)、澳洲(21%)和德國(21%)。

以上圖表顯示各國年度 GDP 與國民篤信宗教程度之間的關係。(圖:皮尤研究中心)

該報告也指出,53%的美國人認同,品行端正及擁有優良價值觀,是以秉持對神明的信仰為先決條件的,這一比例遠遠大於澳洲(23%)和法國(15%)。

美國的核心價值

對神的信仰是美國的核心價值之一,也是美國立國的一個根本。《美國獨立宣言》中寫道:

「我們認為以下真理是不證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獨立宣言》作者之一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後來還起草並推介了《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令》,其中最後一條寫道:

「宗教,亦即我們對創世主所負有的責任以及盡這種責任的方式,只能由理智和信念加以指引,不能藉助於強力或暴行;因此,任何人都有按照良知的指示,自由信仰宗教的平等權利,所有人都相互有責任以基督的克制、博愛和仁慈對待他人。」

該法案最初推介時未能通過,後來被詹姆斯·麥迪森(James Madison)重新推介,成為後來通過的《宗教自由法案》的基礎。美國也因此成為第一個通過憲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開創了在開放包容的社會中實踐真正民主的全新時代。

法國外交官、政治科學家與歷史學家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於1930年代前往美國,實地考察美國的民主體制。令他深深震撼的是,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在歐洲似乎只能陷入矛盾與衝突,在美國卻可以並存。

20世紀以來,隨著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逐漸將魔爪伸進美國,美國的核心價值會受到影響嗎?我們或許重新審視一下社會主義對宗教或信仰的態度。

社會主義 vs 信仰價值

據當代學者研究,作為共產主義創始人卡爾·馬克思雖出生於基督教家庭,但從青年時代起就是撒旦教徒,憎恨所有神明,而且不堪聽聞上帝。在共產主義理論中,馬克思宣揚的卻是「無神論」,稱宗教為「毫無靈魂的制度中所含有的靈魂」和「人民的精神鴉片」,並套用其充滿鬥爭哲學的階級理論,稱信仰是統治階級給予工人階級的維持了數千年的幻象。(參閱»【史實】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由前蘇聯黨魁斯大林發展起來的馬列主義理論,則將宗教稱作人類文明發展的阻礙。

20世紀,許多奉行馬列邪說的共產政權都向國民灌輸無神論,將傳統正信視為仇敵。前蘇共領導人布哈林(Nikolai Bukharin)和葉夫根尼·普列奧布拉任斯基(Evgenii Preobrazhensky)在其《共產主義 ABC》一書中寫道,「共產主義與宗教信仰無法相容。」

至於信仰宗教者在俄羅斯如何受到打壓,在中國、阿爾巴尼亞、北韓等國家如何遭嚴酷迫害,是一部部由血寫就的歷史。

馬克思在所謂「科學共產主義」理論中,將共產主義稱為社會主義的「高級階段」,但兩者同源,其本質是一樣的。

當代美國的社會主義者們,常常用「政治正確」打擊信神的傳統價值,已將其升級成了一種「只管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極權主義。這種狂潮受到美國總統川普的頑強阻擊。有學者評論說,川普總統用常識治國,讓美國回到了穩如磐石的立國根基之上。

在無神論與傳統正信的較量中,美國是否能保住核心價值?如今,一場讓美國遭受重創的大疫,正讓更多民眾看到共產極權無底線的邪惡,認清社會主義到底是什麼。危機中,相信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會清醒過來,認識到對神的信仰不僅是立國之基,實為「立身之本」。

影» 川普2019年聯合國大會演講 促全球保護宗教信仰自由(中文同聲翻譯)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