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18日訊】中共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中共病毒」(COVID-19)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席捲中國大陸幾乎所有城市和全球100多國,將幾十億民眾置於重重危難中。這一切究竟只是偶然,還是有背後的原因?羅馬帝國所演繹的歷史提供了很好的借鑒。

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 遭三次瘟疫覆滅

據史書記載,羅馬帝國曾遭遇三次瘟疫大流行,而這三次瘟疫都和迫害基督教徒息息相關。

第一場瘟疫發生在公元65年尼祿皇帝(Nero)在位的時候;第二場發生在公元164至180年馬可·奧理略(Marcus Aurelius)在位期間;第三場則發生在公元250至270年羅馬執政官蓋烏斯 · 克勞狄伍斯(Gaius Claudius)掌權期間。在這三段時期,基督徒都遭遇了非常殘酷的迫害。

據歷史網站「歷史見證者」(EyeWitness to History),尼祿是首個迫害基督徒的羅馬帝王,誣陷他們公元64年夏天在羅馬縱火。尼祿下令抓捕基督徒,對他們施以酷刑,並且「使他們死狀淒慘,以娛樂羅馬市民」

第二年,羅馬便爆發了一場非常嚴重的瘧疾。據羅馬歷史學家蘇埃托尼烏斯(Suetonius)記載,單在那年秋天,這場瘟疫就奪走了3萬多個都市居民的性命。

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如此描述,「有些人的身上,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地從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發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

公元161年,馬可·奧里略正式繼位,成為新一任羅馬皇帝。他下令砍掉無數基督徒的頭部和四肢,將其掛在街頭。當時的羅馬人更污衊基督徒,指他們愛喝兒童的血,以煽動他人迫害基督徒。

波蘭畫家亨利克 · 西米拉斯基(Henryk Siemiradzki)1882 年的名畫《尼祿的火炬》(The Torches of Nero)。根據塔西佗(Tacitus)記載,尼祿下令將基督徒釘在十字架上後點燃,當作人肉火炬。(圖:公有領域)

隨後的公元165年,羅馬爆發了一場大瘟疫,不但持續將近20年,更對羅馬帝國造成了相當沉重的打擊。根據 BBC 報導,這場瘟疫奪走了約500萬羅馬人的性命,連奧里略皇帝本人也難逃一死,這場瘟疫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被後世稱為「安東尼大瘟疫」(Antonine Plague)。

古羅馬醫學家兼作家蓋倫(公元129—約216)親眼目睹了這場瘟疫,他描述的症狀包括「發燒,腹瀉,嘔吐,口渴,喉嚨腫痛,咳嗽,咽頭發炎,皮膚出現乾性或有膿疱疹」這些症狀和天花極其相似。

第三場大流行則發生在公元251年,即羅馬皇帝德西烏斯(Decius)對基督教徒展開空前嚴酷打壓2年之後。德西烏斯還下了一道命令,要求人們向羅馬諸神和帝王獻祭,違反這條命令的人都被逮捕、關押、施以酷刑,甚至被處決。數以萬計拒絕獻祭的基督教徒因此被施以火刑,甚至在鬥獸場內被丟到野獸口中來取樂。

法國畫家儒勒-埃利 · 德拉奈(Jules Elie Delaunay)1869 年的名畫《羅馬瘟疫》(The Plague in Rome),描畫死亡天使在羅馬瘟疫期間指揮一人戳擊一家門戶。(圖:公有領域)

這場瘟疫持續了將近20年,在疫情達到巔峰期間,羅馬每天有多達5千人死於瘟疫。德西烏斯本人則死在戰場上;繼位的克勞狄伍斯皇帝(Emperor Claudius)下令進一步迫害基督徒,也染上瘟疫死亡。

圖為加拿大作者威廉 · 福斯特(William A. Foster)1895 年出版的作品《基督教英雄和殉道者》(Christian Heroes and Martyrs)中的插畫。(圖:公有領域)

有鑑於此,許多學者相信,這三場大瘟疫都是神對迫害基督教徒者的嚴厲懲罰。下令迫害基督徒的皇帝都遭到報應,其中兩名更死於瘟疫。

中國共產黨對信仰的持續迫害

中共竊政70年來,賢後對許多宗教信仰群體展開血腥鎮壓。

1950年代中共濫殺西藏人持續了6年半,李江琳的《鐵鳥》一書印證了藏人先已出版的證詞:中共軍隊使用當時最先進的飛機轟炸寺院、轟炸和掃射民眾;加上騎兵追殺、步兵圍剿,把西藏人當成各軍種的活靶子。蒙古學者楊海英先生通過研究也認為,當時中共 「試圖創造一個沒有藏人的『世界屋脊』」。

為了宣揚無神論,1950至1979年期間,中共更在全國發起了大規模的反宗教運動,教堂、寺廟等宗教場所被砸被關,宗教典籍充公宗教信徒有的被強迫還俗,有的則遭到凌虐或殺害

21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則開始於1999年7月,時任黨魁江澤民密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1億修煉法輪大法的善良民眾遭受當局瘋狂迫害。

當局操縱媒體詆毀高德大法,導演「天安門自焚」與尼祿嫁禍基督徒如出一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任意逮捕、拘留、洗腦、強姦、酷刑,被折磨致死、活摘器官;在武漢還發生過500名法輪功學員被投入鋼水沸騰的鋼爐。

加拿大國際人權律師大衛 · 麥塔斯(David Matas)與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因合著《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調查報告獲得過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兩位大衛和美國獨立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又於2016年發布600頁的更新版調查報告,提出中共活摘器官的案例不下150萬。

2001 年,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被公安逮捕。(圖:CC BY-SA 3.0)

在現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指揮下,中共則展開了最新的反宗教運動。習強調,中共黨員必須是「不屈不撓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並展開大規模運動,鎮壓所有異見分子。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運動人士透露,至少100萬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關押在新疆地區的集中營內。洩密的內部文件證明,中共當局正在對穆斯林和其他少數群體展開大規模的系統性鎮壓。這些群體除了從事奴工勞動,也是被活摘器官的對象。

2019年6月,經過專家組為期一年的周密調查,英國獨立法庭之「中國法庭」作出裁決,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規模持續多年,反人類罪成立。

中共肺炎危機:羅馬帝國崩解之聯想

中共病毒3D示意圖。(圖:Shutterstock)

 

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即非典)爆發期間所發生的一切,正以幾何數級的猛烈態勢由武漢開始重演,羅馬帝國的慘痛教訓令人警醒。

和中共肺炎一樣始於中國的SARS,短短8個月內(從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蔓延到29個國家,至少導致8098人受傳染、774人喪生,死亡率9.6%,但外界公認中共政權隱瞞了疫情爆發的實際嚴重性。

17年後,新一波疫情在武漢爆發,從中國武漢封城、湖北封省開始,多省市和世界各地城市一一被迫封鎖;在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如中國、伊朗,都傳出不少患者突然倒地的視頻。

這種新發現的冠狀病毒具有潛伏期長、人傳人、大爆發、強變異等「超毒」特性,國際上許多專家認為其人工干預痕跡明顯,可能出自中共的實驗室。用毀滅人類的西來幽靈「中共」來命名這種病毒恰如其分。而醫學界尚未研製出可控制病情的藥物或疫苗,一些藥物僅針對輕症有效。

中共病毒(COVID-19)導致的疫情已擴散到中國多個城市。圖為上海地鐵內,許多乘客都戴上口罩。(圖:Robert Wei / Shutterstock)。

《聖徒傳》的作者約翰記載過黑死病滅羅馬的慘狀;他還說瘟疫就像長了眼,有的人由於太痛苦,抱著感染或死去的親人,企圖一起死,但偏偏沒有感染。

已經失控的這一波疫情,是否針對中共的罪惡而來?在正邪交戰中,在「天滅中共」的天象下面,大到國家,小到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言行與態度承擔後果。目前各國疫情的數據和資料已清楚地提示了一點,「中共病毒」特別親和那些靠近、相信和認同中共的人

不斷蔓延的全球危機發人深思:歷史是否在重演?往昔的教訓,或許在啟示今人「船」得救的關鍵。

責任編輯:蘇明真